背包族在中國:當backpacker變成flashpacker

发布: 2011-5-15 03:35 | 作者: 老林 | 来源: 驴棚天下

背包族在中國:當backpacker變成flashpacker
时间:2011-05-13 11:45:16  来源:廷龍政經文摘  作者:
世紀.On China﹕背包族在中國
當backpacker變成flashpacker

刊於《明報》2011年4月13日



【明報專訊】背包旅遊是窮風流的旅行方式,由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嬉皮士掀起,一直流行至今。



不過,到了新紀元,自助旅遊在資訊爆炸和全球化的年代下,實在太容易了。背包客(backpacker)逐漸變成flashpacker——他們依然有背 包族的精神,卻不必像個流浪漢。他們的經濟更充裕,iPod、iPad隨身攜帶,入住有個性又舒適的精品酒店或旅館,享受較優質的食宿安排之餘,同時亦發 揮背包客既有的獨立、自助、簡約和深入體驗的旅遊方式。



然而,不論是「backpacking」還是「flashpacking」,舶來概念來到中國,總會衍生出一些奇異的中國特色。



嚴格來說,中國真正的背包客並不多,中國從來就是窮人不能風流的地方,沒有社會保障,三餐不計又何來盤纏上路?能夠踏上背包旅途的驢友,不管如何刻苦耐 勞,光是一個鮮亮的大背包和Gore-tex風褸,就會被人標籤成「小資」。更有趣的是,據中國西北部某旅館的老闆觀察,有為數不少的驢友是三失青年,出 來旅遊,都是花父母的錢。的確,在神州幾個不同的地方,我就碰過幾位八十後「滯留」旅館,等家人匯款過來繼續旅途,又花光了,就留在旅館當義工,拖一日得 一日,然後再攤大手板,和自立、獨立的背包族相去甚遠。



而稍為願意多花點錢吃好住好的,就被人視為「腐敗遊」,驢友們均鄙視之。驢友又以當驢友為榮,彷彿是在表格上可填寫的職業類別,標籤效應處處,多花一分錢 也被歸類為敗家,背包客的包容精神和開放胸襟的交流態度沒了影蹤,階級敵我倒相當分明,有幾人能如余純順般「由無知走向充實,從浮躁走向穩重」?



中國也沒有flashpacker,有個錢的,來到背包族旅舍,呼呼喝喝,服務員前服務員後,盡顯千金少爺的本色。沒有拖鞋和即棄沐浴用品提供就世界末日,開旅館的,最倒霉就是遇上這些投訴旅館比招待所還不如的「豪客」。



因此,中國一些以自助旅客為對象的獨立旅館和青年旅舍,也要使出奇招怪策去對付害群之馬(或害馬之群?)。



「西裝革履恕不招待」



在一些開發較成熟、十分受外國遊客歡迎的旅遊勝地如北京、上海、桂林和成都等,就有不少旅館表明「西裝革履恕不招待」;也有一些旅館有不成文的做法,以語 言和膚色挑選客人。只要你講英語,最好是白皮膚的,基本上無不受到旅館熱情的招待;若是黑髮黃皮膚,而且還要講中文,準備過主吧。



北京某四合院旅館的老闆理直氣壯地告訴洋友人:「我們這裏不招待中國人的」;成都某外國夫妻經營的知名旅館,無論氣氛環境乾淨度也十分出色,深受外國客人 好評,在行內則以不招待中國人而「聲名遠播」;桂林某青年旅舍,試了幾次往前台垂詢,對不起,沒房間了;一步出大門再打電話去以英語查詢,你要哪類型的房 間?任君選擇。



中國最龐大的背包旅館網絡中國青年旅舍名譽主席劉兆祥表示,他們也注意到某些旅舍的歧視性做法,但強調旗下的160多間旅館,只有不到50間以外國人為對象,其餘大部分仍是內需旅館,主要仍以國內遊客為對象。



而站在旅館老闆的立場,華洋有別的待遇還出於營商考慮。



在中國,不僅是獨立經營的旅館,即使是加盟成為青年旅舍的會員,也不代表如歐美的青旅有政府補貼,而是要自負盈虧。畢竟,經營旅館不是做慈善。外國人,在 旅館吃一個三四十元的美式早餐是平常事,旅館也因而有額外的收益;相反,中國驢友精打細算、又沒有語言障礙,在外頭找幾塊錢的包子和麵條易如反掌,反正多 士和香腸也不合脾胃。



中國遊客的操守問題五花八門,也是旅館對他們避之則吉的原因。最普遍的是,外國人預訂了房間,若因更改行程或其他原因而未能入住,通常也有通知旅館取消預訂的習慣。但中國人卻沒有這個意識,失蹤比率相當高。這對位或房間數量本來就有限的旅館來說,是很大的經濟損失。



也有女生常來到旅館蹓躂,表面來練習英語,實際來交外國男友,千嬌百媚輪來一夜情。



不守規矩的背包客在多人間眾目睽睽下演戲,在外國的背包旅館也時有所聞;但明目張膽走進來,為的是交個外國情人的,也許就只有在亞洲才會發生。



本來再正常不過的自助遊客旅館,衍生了一些不甚正常的現象,所以有些旅館也只能用不正常的手段去一刀切——謝絕本國旅客。



這現象並非中國獨有,在亞洲也普遍存在。泰國就有不少旅館貼出不招待泰國人入住的告示,目的是要防止性工作者內進。這些因由表面上看來和中國的商營考慮一樣有力,但無形中卻造成歧視,這在大部分法制建全的國家和地區已屬犯法行為。



中國遊客品德教育路遙遙



背包旅遊是一種文化交流和體驗,而背包客旅館或青年旅舍則為自助旅客提供簡樸、價錢相宜的住宿和交流平台,不論你來自何方,一視同仁。



然而,如今的現象,卻與幾十前年中國的涉外政策一樣。馬嚴君玲在《落葉歸根》中憶述,1979年末,她回到上海,入住錦江飯店,與闊別幾十載的姑爸爸重 逢。她帶姑爸爸到飯店一起午餐,但當時的不成文政策把人分為四個等級——最高級是白人遊客;二等是會說中文的海外華僑;三等在海外土生土長、不會中文的華 人;四等是中國國內逾十億的國民。由於姑爸爸屬第四等,她不但受到冷待,還差點遭禁止在酒店用膳。



這個現象並沒有成為歷史。



九十年代末期,為背包族而設的旅館由青年旅舍引進中國,背包旅遊方式也在短短十年間變成潮流玩意,這類旅館已在中國遍地花開。



中國遊客的品德教育路遙遙,背包旅館本來就是最要好不過的教育和文化推廣平台,但在離奇的中國,昔日是高級飯店同胞止步,如今是背包旅館成了洋人租界。



終於能在不用走難的情下行萬里路的同胞們,仍有漫漫長路要走。
2011-5-27 12:49:26
回复 1# 老林


  青年旅社隔音条件不行----这一点决定了,文中所属的诸多观点有失偏颇